政策补贴"放水养鱼" 海南罗非鱼产业疫情下逆流而上
2020年03月09日 15:46  来源:南国都市报  宋体

  4日,经省政府同意,海南省农业农村厅、省财政厅出台《2020年海南水产品采购收储应急补贴方案》,补贴对象自3月底,采购收储海南压塘水产品每吨可享1000元补贴,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将安排4000万元用于补贴资金发放。

  这对于复工复产的罗非鱼加工企业和前段时间受疫情影响鱼苗压塘的养殖户来说,无疑是个利好,给恢复生产增加了信心。但在疫情影响下市场风云突变,罗非鱼加工企业和养殖户一样在政策利好和市场压力下,带着希望和焦虑前行。

海南勤富水产品有限公司罗非鱼生产线。
海南勤富水产品有限公司罗非鱼生产线。

  企业的现状

  返岗率75%产能恢复80% 池鱼大量压塘情况缓解

  4日,在文昌清澜镇海南勤富水产品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工人们正忙碌地将罗非鱼进行开片、去皮、分级等加工程序,经过一条完整的生产线后,加工好的速冻罗非鱼肉片分装打包进入冰库。

  “人员已经大部分返岗,光是我们开片的流水线,120多位工人已经到岗,每天加工20多万斤的罗非鱼肉片。”生产车间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车间在2月 21日已经恢复生产,除了外省的工人外,省内的工人已基本回岗,目前的订单也在有序地生产中。在生产车间,记者看到进入生产车间的工人都要经过测量体温、戴好口罩手套和穿上专门的流水线工作服,并通过多重消毒“关卡”才能进入。

  “生产要抓,疫情防控更不能拉下,尤其我们是食品生产企业。”该负责人说,在此前交通不畅、防疫物资短缺的情况下,特别是罗非鱼生产加工,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复工复产也绝非易事。

  该公司负责人王廷坤表示,在交通不畅的条件下,公司派出专车上门一对一将员工接回企业。

  王廷坤告诉记者,目前公司500余名员工已经返岗,返岗率达75%,产能恢复80%,日生产加工罗非鱼20余万斤。随着加工企业的复工复产和产能的逐步恢复,不少养殖户池鱼大量压塘的情况得到了初步的缓解。

  企业的焦虑

  订单取消导致资金周转难

  餐饮企业恢复仍是未知数

  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罗非鱼出口量大幅下滑,鱼片出口下滑46%至7.7万吨,整鱼出口下降19%至10.9万吨。2020年来,受疫情影响,罗非鱼加工企业面临的市场压力越来越大。

  “因工厂延迟了18天的时间开工,导致订单无法交付,很多欧美国家的客户已经取消订单,光是这一波公司就损失了400多万美金。”海南一家罗非鱼加工企业表示,接踵而来的还有更大的压力和考验:因前期合同无法按时履行,不少客户已要求延迟发货或是取消订单;疫情在国外是否能尽快得到控制;国内餐饮企业市场能否达到预期……这些都是罗非鱼加工企业目前面临的市场压力。

  “公司90%的客户来自海外市场,不得不说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密切关注海外国家的疫情控制情况。”王廷坤说,加工企业是养殖户和终端市场的重要桥梁,也承担着市场风险。

  无法及时完成订单,不少罗非鱼加工企业还面临着巨大的资金流转压力,“农户的罗非鱼我们会加大收购力度,但目前加工好的成品还没办法交付订单,只能先进冻库库存,企业的压力确实不小。”王廷坤说道。

  据了解,因加工企业的延迟复工,目前罗非鱼仍有大量压塘的情况,收购价也由往年的4.3元/斤左右下滑至3.7元/斤。

  企业的希望

  省里补贴政策利好助推

  盼金融部门减息度难关

  海南省养殖罗非鱼始于1989年。随着市场的不断拓展,罗非鱼的年生产总量占全省淡水养殖总产量近九成,18个市县全部加入,是响当当的全岛性产业。近 10年,海南全岛的罗非鱼养殖总量稳定在30万吨左右,产业链年产值30亿元人民币,年出口总额3亿多美元,出口目的地拓展到全球54个国家和地区。

  出口市场依存度比较高,对于海南罗非鱼企业来说,在疫情的冲击下,随着出口订单量的减少,对养殖户成品鱼的加工量也势必减少,这对于前期给养殖户赊账供应鱼苗、饲料等生产成本的企业来说,没有收购成鱼结算账单,企业就要承担着巨大的资金压力。

  王廷坤表示,目前公司已向相关的金融部门申请减息,盼能通过金融手段的扶持缓解企业压力,“材料已经递交,我们现在也在等待回复。”王廷坤说,尽管市场行情不乐观,但在省里补贴政策利好下,企业正在加大对养殖户池鱼的收购量,缓解农户的压力和损失。同时,企业在尽快恢复产能,进一步开拓国内市场。

  养殖户的烦恼

  40余万斤成鱼销路无门

  每天饲料成本要几千元

  前一个月,文昌罗豆农场的罗非鱼养殖户梁斌每天都非常着急,盼着罗非鱼加工企业复工收购成鱼,“200多亩的鱼塘呢,马上就要迎来丰产期,企业如果再延迟复工一个星期,那我们的饲料成本就得再翻一番。”梁斌说,2月份疫情暴发后,他就愁得失眠。

  所幸的是2月底起,文昌罗非鱼加工企业开始陆续复工收购,但是企业收购要排单,并不是每天收购,大约一个星期收一单,前几天梁斌的池塘里就被收走了约 20万斤的成鱼,这仅是销掉了三分之一库存,还有约40余万斤的成鱼销路无门,加工企业的下一单在什么时候来收,目前还没有定数。

  “没收的鱼只好养着,每天的饲料成本就要几千元,如果压塘的鱼不能及时出售,很快就会面临资金周转的巨大压力。”梁斌说,在大量出鱼的市场下,收购价也比较低迷,养殖户只能勉强保本,“企业的产能未能完全恢复,采购量也有限,很多养殖户还在苦等收购。”梁斌说,他养殖罗非鱼已有近6年的时间,往年从不愁销路,今年却开始为销路发愁。

  “如果国外的疫情不加以控制,出口订单减少,那我们今年可能会缩减养殖规模。”梁斌说。目前,在省里给予加工企业收购成鱼补贴后,养殖户也吃了一颗“定心丸”,“有工厂收购了,我们就不愁了,就能减少亏损。”梁斌说。

  (南国都市报、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记者 易帆/文 陈卫东/图)

编辑:叶霖嘉